<menu id="gugae"><tt id="gugae"></tt></menu>
  • <tt id="gugae"><sup id="gugae"></sup></tt>
    <menu id="gugae"></menu>
  • <xmp id="gugae">
    棗莊網 > 新聞資訊 > 百姓生活 > 正文

    年變了,還是我們變了?

    2013-02-11 20:45:29   來源:大眾日報   
        如今,年味越來越淡了,至于對“過年”的那份期盼與喜悅似乎早已變成了一種回憶。記者通過蛇年春節的采訪與觀察,來試圖還原一個問題:到底是年變了還是我們變了?

        臘月二十三,濟南天氣濕冷,市民劉先生和妻子在家里窩了一整天沒有出門,到了晚上劉先生的岳母來電話問他們有沒有吃餃子和灶糖,這夫婦倆才忽然想到當天是“小年”,“小時候一提起酥脆香甜的灶糖就激動,天天盼著過小年,現在這是咋了?”劉先生向記者表達了自己的困惑。

        近日,一位署名丁一晨的大學生在微博上連發了兩組以“過年”為主題的漫畫,其中感慨觸發了眾多網友的共鳴。丁一晨的漫畫生動活潑地呈現了這樣的畫面:城市里除了商場,街道上似乎一點年味沒有,還不如每年的圣誕節、萬圣節、甚至網絡節日“光棍節”等熱鬧些。事實的確如此,2012年的“雙十一”,天貓和淘寶聯合創下191億元的銷售記錄,接下來的一周滿大街都是快遞員忙碌的身影。對此,丁一晨在漫畫中表達:“或許這些節日可以給我們一次盡情放縱的機會吧,而傳統節日帶給我們的往往是壓力。”有記者在大街上隨機采訪年輕的路人,過年回家最怕什么?得到最多的答案是:工資多少,有無對象,有無孩子……

        對此,山東大學傳播學教授馮煒認為,以圣誕節、情人節為代表的洋節日比較時尚,更加能夠吸引年輕人的注意;此外,現在人們的休閑娛樂方式越來越多樣化,色彩繽紛的電視、網絡為人們帶來了海量的信息,讓人目不暇接;甚至在農村地區,人們也不再簡單地重復夏忙冬閑,“一進臘月就忙年”的情景很難再現。于是嚴肅、神圣的春節味就顯得淡了許多。

        有一種觀點是年沒變、味也沒變,只是我們變了、我們周遭的環境變了。丁一晨在另一組漫畫中描繪到:年這個東西是留給兒童憧憬的吧,因為只有那個年齡才把年和好吃的好玩的畫等號。劉先生說:“現在一到過年就要考慮如何打點各種關系,越是過節物價越漲得厲害,如果回老家還要考慮擠車等,讓人如何興奮起來?”原來這興奮勁兒還關乎年齡。

        馮煒說,隨著年齡的長大,“過年”對人們的吸引力在減弱。但是年味逐漸變淡也是不爭的事實,在這背后其實是鄉土社會結構的變化。

        據了解,甲骨文中的“年”字,是果實豐收的形象,這就不難理解,“年”與農作物之間有著密切的關系,與農耕文明、鄉土社會緊密相連。

        山東省知名民俗學專家張士閃認為,從中國社會的生活——文化結構來看,春節表現為神圣與世俗的二度轉換,也是中華民族神圣傳統的生活敘事。他說:“諸多‘過年’儀式,是人們為了順利度過辭舊迎新之際這一重要的時間關口而預作的文化設置,是在家族社區中定期上演的‘社會戲劇’。”

        張士閃認為,人們以敬神的名義完成“過年”的種種儀式,借以協調現實中的人際關系,早已成為我國傳統鄉土社會中的某種整體性文化訴求,而這種訴求一旦抽離了其中的神圣意識,就不能算作真正的過年了。

        “隨著城市化進程的加快,農村勞動力的轉移,物質生活的豐富,精神文化生活的多元發展,這種傳統的鄉土文化訴求勢必被削弱。關鍵是我們能為此做些什么?”馮煒說。

        張士閃在一篇學術論文中如此寫道:春節所延續下來的神圣意識需要尊重,如何在繼承豐富多樣的傳統年俗的同時,尋找、設計出適合當今人們需求的新元素,營造出莊重肅穆與歡樂熱鬧兼具的新“年味”,是擺在我們面前不容回避的問題。

    上一篇:山東:春節旅游購物火起來
    下一篇:200余名中國人欲投資移民美國被騙上億美元

    久久这里只有精品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