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gugae"><tt id="gugae"></tt></menu>
  • <tt id="gugae"><sup id="gugae"></sup></tt>
    <menu id="gugae"></menu>
  • <xmp id="gugae">
    棗莊網 > 新聞資訊 > 百姓生活 > 正文

    “大衣哥”朱之文春晚路 不惜“破本”走向世界

    2012-01-28 18:45:32   來源:騰訊娛樂   

      大衣哥:朱之文

        央視龍年春晚上,農民歌手“大衣哥”朱之文(微博)以一首《我要回家》感動了無數觀眾。這位淳樸的山東漢子,嗓音洪亮而低沉,樸實得就像家鄉的黃土地。2009年的劉仁喜和馬廣福,2011年的西單女孩(微博)和旭日陽剛(微博),延續春晚的平民路線,今年的草根明星,非朱之文莫屬。

        日前,朱之文接受騰訊娛樂獨家專訪,講述了自己的春晚之路。從驚艷網絡到亮相春晚,朱之文這一路看似平坦,但在此之前,他走過的路卻是異常坎坷,每日凌晨2點就早起,頂著寒風站在大堤上練歌,嚴重時凍到耳出血;一本《跟我學民歌》,看了好幾年;為了節省路費,甚至徒步跑到了賽場。

        能在《我要上春晚》脫穎而出,拿到上央視龍年春晚的通行證,這是朱之文想都沒想過的事,用他自己的話是“天大的好事”,“忽然間當頭一棒,暈頭轉向。”如今,他的夢想是像蘇珊大媽那樣走向世界,“我就是破上這個本,也要給我們國家爭光添彩。 ”

      寒風中練歌凍到耳出血 初登臺腿打哆嗦

        作為一位普通農民,朱之文從未受過一天專業音樂訓練,只是每日凌晨2點起床,站在大堤上,頂著寒風練習,天太冷,有時耳朵都凍出血,臉也凍破了,但他堅持每日早起晚睡。在《我是大明星》一戰成名后,朱之文坦言滋味并不好受,村里人仿佛變成了內部間諜,結果自己整天過著提心吊膽的日子。

        騰訊娛樂:作為一位普通農民,你是通過參加山東衛視的《我是大明星》一戰成名的,當時怎么會想到報名參賽呢?

        朱之文:我從小就喜歡唱歌,跟著光盤學唱,逮著什么唱什么。有一天,俺一個鄰居說,“我給你找個活,你干么”,我問:“啥活”,他說:“去城里給人打地面,唱首歌。”我說:“別吱聲,你們都讓我唱首歌,聽得高興,我怪累的。”我唱《在那遙遠的地方》,一唱,就鎮住他們了,說我唱歌比比賽選手還好,讓我去報名參加《我是大明星》欄目。我心想:“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一個普通老百姓啥都沒學過,我不比”,他硬是鼓勵我去比,我又想:“中就中,不中拉倒”,就打了個電話報名,穿上大衣,把帽子戴好就去了,沒想到就出名了。

        誰知道正值春運,價錢很高,平時只有六塊錢,春運那時從俺那到單縣城里十塊錢,從單城里到那四十多塊,不去又沒辦法,走到那都中午十一點多了,我如果再搭車,回去路費就沒有了,只能跑過去當鍛煉身體。

        騰訊娛樂:當時穿得又不好,人家讓你買新衣服,你也沒買,有沒有想過放棄別上了?

        朱之文:是的,當時要是離家近,我確實就不唱了,回去了。來回得花百十塊路費,我疼得慌,成功也得試,失敗也得試,來了就來了,就試試吧。結果一唱歌,下邊的觀眾都起來了。

        騰訊娛樂:第一次登臺比賽唱歌,是什么感覺?

        朱之文:很緊張,去濟寧海選的時候,我的腿在臺上都打哆嗦,不過現在好多了,人都會緊張的。

        騰訊娛樂:在此之前,一天專業訓練都沒受過嗎?

        朱之文:沒有,人家說:“你在那大堤上練,那邊沒人,你在那練,對著風口練最好。”站那里,刮北風我臉朝北,刮南風我臉朝南,吹得我的身子都晃,耳朵都凍出血了,臉上也凍破了。每天都去練三、四個小時,都是早起晚睡,一天沒耽誤,早上二、三點就起床,跑著步出去練歌了,到了天明人家出來干活了我也不練了。我有一本書《跟我學民歌》,那上面寫的一節課一節課的,我看了好幾年了,一遍不行看十遍。十遍不行看一百遍。

        騰訊娛樂:家里人對你練歌支持嗎?

        朱之文:不支持也不反對,家里人不懂這個。

        騰訊娛樂:聽說你自小家境不寬裕,最困難的到了什么程度?

        朱之文:最困難的是一塊四毛錢,撐了二十多天,那個時候有俺閨女了,她見了人家買零食吃,跟俺要錢,都不舍得給她。這一塊四毛錢,是各家收的破涼鞋、酒瓶子賣來的,那時候就剩這點錢,沒別的毛病也好,偏偏我還牙疼,肚子里還沒東西,還餓著,夜里只能含涼水讓它別那么疼。我對象太心疼我了,把她的頭發剪了,賣了二百多塊錢,讓我把牙看好了再說。我接過這個錢,我扭過頭來,心里難受,但就像我舞臺上說的那句話:我出名不出軌。

        騰訊娛樂:成名時的滋味如何?

        朱之文:忙得我暈頭轉向,不知道說啥話了,比如這邊問我說這個,那邊也問,問得我不知道和誰說話好了。不光是記者,還有觀眾,你不出名嘛,沒人和你攀親戚,沒人和你攀朋友,我這一出名啊,還不知道他在哪呢,這就成了親戚,成了朋友了,之前還有人叫我在美國給他買幾只綿羊,我又不會買綿羊,我和美國又沒啥關系,我和你買綿羊還不夠我的本錢呢。我在外面確實夠了,都是偷偷摸摸回家去的,白天還不敢呢,好多人跟俺村里人打電話,說要是看見我要報信,就跟內部的間諜一樣,找我的什么事都有,整天過著提心吊膽的日子,我可想過安靜的生活了。

        騰訊娛樂:回看你2011年的演出行程,上節目、比賽、做訪談……幾乎沒停過,還有時間下地嗎?

        朱之文:莊稼是按季節種,按季節收,我再忙也回家幫忙,2天就干完活。說真的,表演真累,比種地還累。但人家喜歡我,請我唱紅歌,我不去對不起人家。全國人民希望你來唱,你難道不去嗎?我累得高興。

      首登春晚如當頭一棒 軍大衣想穿也沒有了

        從《我要上春晚》脫穎而出,拿到上央視龍年春晚的通行證,這是朱之文想都沒想過的事,用他自己的話是“天大的好事”,“忽然間當頭一棒,暈頭轉向。”在春晚的舞臺上,朱之文并未穿那身標志性軍大衣,他坦言:“我穿大衣出名的,但那件大衣現在想穿也沒有了,掛三輪車上讓鄰居家的狗把袖子撕爛了。”

        騰訊娛樂:怎么想到參加《我要上春晚》呢,當時就想著要登上春晚舞臺嗎?

        朱之文:靠的是聯系,唱歌的不是同行不知道,你給我介紹,我給你介紹。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得知了這個欄目,覺得有機會上上中央臺就不錯,叫我唱歌就唱歌,我也不清楚參加《我要上春晚》網絡投票高就能上春晚,參加完比賽我就走了,趕緊去準備別的比賽。誰知道得了人氣王,我很僥幸,全國人民投票我排行第一,被現場觀眾、導演和專家相中了。

        騰訊娛樂:當得知你被“相中”,獲得春晚的邀請函時,你的感覺如何?

        朱之文:我以前不敢想,很多明星大腕有時候一輩子還登不上呢,我想都沒想過登上這個舞臺,忽然之間能上春晚了,我不知道說什么好,特別激動,忽然間當頭一棒,暈頭轉向,也不知道好不好。天大的好事嘛,不知道用什么語言去表達。

        騰訊娛樂:有沒有想過,如果這次沒有被春晚選上,你還會繼續努力嗎?

        朱之文:假如我選不上,那我還是繼續努力練習,我還是一邊種地,一邊唱歌,還是一樣。

        騰訊娛樂:西單女孩和旭日陽剛都是憑借春晚走紅的草根明星,你上春晚是否也抱著向他們看齊的想法?

        朱之文:我不管這個,上完春晚我就趕快回家到地里轉轉,看看莊稼怎么樣了,我對地挺有感情的,我不是什么明星、巨星,我只不過是一個普通老百姓,只不過會唱幾首歌,全國人民希望我給大家唱歌,大家希望我火我就火。我唱得再好,全國人民不喜歡我,我也沒有發揮余地,大家不給機會我也出不了名。我的成功絕對和人民有關系,我是有這個感覺,現在還有錢領,多大的好事。

        騰訊娛樂:軍大衣已是你的代名詞,你也被外界稱為“大衣哥”,這次卻是花了150塊錢,買了一身紅彤彤的唐裝?

        朱之文:我沒怎么買過衣裳,軍大衣是打工時花了20多塊錢在舊貨市場買的,那時候要比賽,覺得軍大衣扔了怪可惜的就穿出來,我又不像年輕人,衣服講究著穿,不冷就行了。那件大衣現在想穿也沒有了,我穿那個大衣出名的,誰去了都想看我的大衣,掛三輪車上了,讓俺鄰居家的狗把袖子撕爛了。那這次也是聽了節目組的意見,他們說穿啥衣裳就穿啥衣裳,說不穿就不穿,我都不是故意的,對于軍大衣我也沒什么后遺癥。

        騰訊娛樂:終于登上春晚舞臺了,感覺和預期的一樣嗎?

        朱之文:現在比沒上之前高興得多,我覺得我練這些年沒白練。

        騰訊娛樂:董卿當時在采訪你的時候,你還稍微有點緊張?

        朱之文:緊張、害怕。我沒見過、沒有上過那么大的舞臺,我害怕。后來我一唱歌,我看那些人歡迎我,我就不緊張了。而且都排練了那么久,登臺表演就是很自然的事情。我當時腦海中只想一個問題,就是好好把歌唱好,大家喜歡我,喜歡聽我唱歌,我就要好好唱,讓全國觀眾都能聽到我的歌聲,都能了解到中國的普通農民也可以很優秀。

        騰訊娛樂:你在唱《我要回家》這首歌的時候,打動了很多人,因為這首歌也的確是唱出了很多人的心聲。你當時在唱這首歌的時候,心里想到了什么?

        朱之文:我唱這首歌的時候,我感覺我在外面打工呢,特別想我的老媽媽,老是想著我老媽媽的那個摸樣,80多歲,拄著個小拐棍,在村頭等我,挺瘦的,一頭白發。但我回不去。把那個心情給唱出來了。

        騰訊娛樂:你心中的春晚偶像是誰?

        朱之文:我的偶像是趙本山老師,以前感覺他也很像農民,很貼近我們,排練的時候有機會和他見到了,他過來就朝著我笑:“歌唱得不錯呀”,這口吻和電視上看到的特別像。和他聊了一會,感覺他更親切,就像我們家里的一個老長輩。有人開玩笑說,你以后有機會跟趙本山老師一起合演一個節目吧,這個我可干不了了。我嘴拙,和他聊一會天,就緊張得不知說什么好了。

      不惜“破本”走向世界 媳婦怕俺被拐走

        這次春晚之行,朱之文還帶上了媳婦。不過,媳婦并不是因為驕傲而來,而是“害怕”,朱之文笑著透露:“她聽到人家說,我出名了會被人拐走,可把她嚇住了,非得跟著我來。”他透露自己的夢想:和蘇珊大媽一樣走向世界,為此不惜破本。

        騰訊娛樂:怎么想到帶著媳婦一起過去的呢?有你這個明星丈夫她驕傲不?

        朱之文:她進不去現場的,但非得跟著我來。她才不知道什么是驕傲呢,她沒文化吧,聽到人家說我出名了要被人拐走,就把她嚇住了,她害怕地跟過來了。

        騰訊娛樂:春晚之后更是成了家喻戶曉的明星,對成名后的狀態適應嗎?

        朱之文:上了春晚才沒我現在的舒服了,我不管演出再多,該休息休息,該干嘛干嘛。現在到哪個地方,看我的人都特別多,飛機一停,保衛人員就來了,問:誰叫朱之文啊?我說“我”,他們就說:“跟我走吧。”我說我行李還沒拿呢,他們說不用了,有人拿!其實我不喜歡這樣,我也沒干什么壞事,也沒對誰不好,我就是個老百姓,我不想這樣。到哪都有要簽名的,我還真不喜歡,我又沒文化,讓我簽名我就簡單寫幾個字,要是寫的華華麗麗,還要被人笑話。

        騰訊娛樂:現在家庭條件比以前好了,更喜歡怎樣的生活?

        朱之文:我喜歡過窮日子,不喜歡過富裕的日子。現在感覺生活有點被打亂了,可能靜一靜比較好。

        騰訊娛樂:如果有經紀公司想簽約你,你有興趣嗎?這樣可以有機會出唱片,開個人演唱會哦?

        朱之文:我不同意,因為我這個人比較喜歡自由,不想做這種麻煩事。出唱片?我才不管這一套,唱出名有啥了不起。

        騰訊娛樂:同樣是農民工歌手,旭日陽剛也是從《我要上春晚》走出,在央視春晚因為一首《春天里》大火,認為你的發展能超越他們嗎?

        朱之文:無法比較,我們各有各的風格,各有各的特點,有人喜歡那一種,也有的喜歡我這一種。我們是一個類型的,背景一樣,不過也要向人家歇息。活到老學到老,我會的他們不會,我不會的人家會。咱向人家學習,他們是我的學習榜樣。

        騰訊娛樂:現在的夢想是什么?

        朱之文:我就是想做一個中國最會唱歌的農民,做一個中國又會唱歌、又會種地的歌手。只有這樣,我才能對得起支持我的所有的人。我還想走出世界,給咱們全國人民增光。我聽說英國有一個蘇珊大媽在世界上都給他們國家挺爭光的,我就是破上這個本,也要給我們國家爭光添彩。我不斷地學習、不斷地鍛煉自己,我碰到所有的藝術家、歌唱家,隨時都可以問,只有這樣,才能不斷的提高我的演唱水平。

      朱之文簡介:

        朱之文,1969年生,山東省菏澤市單縣郭村鎮朱樓村人。家境貧寒,從小酷愛唱歌,嗓門大,聲音亮,歌唱磅礴、雄渾、婉轉、悠揚。是中、高音兼備難得一見的美聲歌者。

        2011年春節剛過(2月13日), 在山東電視臺綜藝頻道《我是大明星》選秀比賽海選時(濟寧賽區),穿著破舊軍大衣,戴著破舊線帽,哆嗦著雙腿,緊握話筒,演唱的電視連續劇《三國演義》主題曲《滾滾長江東逝水》技驚四座、轟動全場。朱之文隨即被網友奉為中國“真正的農民歌手”,“我是大明星版”的蘇珊大叔,綽號“大衣哥”。

        2011年朱之文在山東綜藝頻道《我是大明星》的總決賽中奪冠。憑借《滾滾長江東逝水》、《駝鈴》、以及和于文華合唱的《沂蒙山小調》,獲得《星光大道》周賽冠軍。

        2011年參加cctv3參加《我要上春晚》人氣王決賽,演唱新歌《我要回家》,獲2012年央視春晚通行證,演唱節目《我要回家》。
       


    上一篇:宅基地買賣糾紛增多 城里人農村置房只能“空歡喜”
    下一篇:央視春晚再被挑錯:“秦王”成“秦公” 西施變“老”

    久久这里只有精品首页